希望成为产粮狂魔的崩

Rabbit Hole

01上

阔别了五年的长谷津,哪里都濡染上了一股生涩的青。

三月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,和印象中有些变化的车站,此刻飘拂着像白纸般的气息。胜生勇利默视着故乡的一些变化,内心却不如表面平静。

与其说脸上平静,倒不如是像死了一样呢。这样颇为消沉的想着,勇利被眼前的美奈子吓到。

“勇——利——!欢迎回来!”

“美、美奈子老师!”

“明明天气好得不得了怎么戴着口罩咯?”

“这个...”

勇利下意识避开了美奈子的目光。

没完全褪去的不情愿又涌了上来,像长谷津的海潮。

“握手可以吗——”

「不想理任何人。」

“抱歉,我现在正在赶路...”

“握个手又不会死!Victor Nikiforov是从来不会怠慢饭撒的吧!”

维克托......

恍惚又僵硬的,和热情的同乡人握了手。同时那个萦绕不去的念头再度浮出水面,维克托总能让他吃惊。

五连霸之后,一个好事又眼尖的记者发现了维克托包里的omega抑制剂,瞬间不同的声音卷席了整个网络。而当勇利得知偶像的真实性别,首先震惊于维克托超出常人的耐压强度,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,都像神一样。可耶稣也是要受难的。

勇利因此厌恶着那个记者,要是没有他......维克托就不会休赛,也能继续他的传奇。

然而作为追随者却不能做点什么,只能生着闷气、在推特上声援,果然一个人没什么力量吧。

“小维,对不起。”

神龛前的勇利短暂的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。

夕阳逐渐往遥远的海边落去,厅堂中的那些灰色和橘色交驳的色彩,也正随着太阳的动作缓缓移动。疲惫不堪借宿时,夕阳返照紫藤花。勇利莫名的想起一些俳句,好像是叫松尾芭蕉的诗人写的,他自己也不太记得了。啊啊,回家来不是为了伤春悲秋,但就是有些道不清的东西郁结着。

幸而此时真利姐来了,这稍微让他放松了些。

“勇利,欢迎回来。”

“真利姐,好久不见。一直没能回来,让你这么忙很抱歉。”

真利姐总是给予他最舒服的关怀,正如同胜生家一贯的放养主义,这些距离既能传达出他们的关爱也能表示对他本人想法的尊重。

可我现在只是想要点实打实的支持.....但是对于家人来说我要的只能徒增他们烦恼吧,毕竟他们也不会花滑。『我只能一个人努力。』勇利给自己下了定义,打算像往常那样,兀自吞咽卑琐又崇高的理想。

会客厅里的电视正放着维克托的节目,勇利刚泡完温泉,有点迷糊的听到电视里的主播们的声音:

“......(对于omega来说)这真的是前无古人的领域了呢。”

“这是他本赛季的最后一次表演,维克托到底能到达什么程度呢”

镜头里的维克托神情和以往一样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而本来也不应该在意那些无谓的东西,不管对谁来说。

成为运动员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想到什么就去做,即使是内向型的勇利,减肥这个特长已经能够证明他们关于执行力的习惯。所以,几乎是本能的,勇利跑了出去。

当初滑冰的心情是怎样的呢,他自己也没办法描述出来。

虽然不知道将来要怎么做,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但是那时候的自己,大概想着只要滑下去就是了。憧憬着的优子,崇拜着的维克托,只要看到他们,就会想要把自己完全放空在冰上。

勇利眼中逐渐出现了远处的冰上城堡的轮廓,一辆将要离开长谷津的车驶过,带着它稍微有些大声的车载音响远去:“i refuse to look back thinking days were better,just because they’re younger days…”

那些旋律渐行渐弱,模糊的感情从勇利的心底蔓延开来,「Blessings for them,forgiveness for yourself」勇利想起之前从书上看到的一个短句,缩在段落里,一点也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,可它也出现得合乎时宜。

情绪正推着他暗自发力。哪怕表演的再怎样,只要优子看到就好了。

【啊!写文好难!_(:з」∠)_刚刚熬出来这段就感觉那些作者太太超棒的......怎么做到几千甚至几万字的而且质量这么好(哭)也就这些了,希望各位看官能认真打我脸,因为不接受打脸的文手不是一个好迷妹(认真)】

评论(3)
热度(10)

© 希望成为产粮狂魔的崩 | Powered by LOFTER